【美文和美食在一起时】又到菊黄蟹肥时

运城日报 黄河晨报 运城新闻网 官方发布平台

 

 

  秋风送爽,菊黄蟹肥。

 

  每到金秋时节,文人赏菊吃蟹品酒做诗,听起来着实是雅致之事。螃蟹究竟有多好吃,以前我还真没觉得。在我看来,那纯属于文人墨客笔下的渲染。


  前几年有朋友专程从南京给我们捎来几只大闸蟹,我吃了没觉得特别。倒是有一次在饭店,也是吃蟹时节,电梯里张贴着“葡萄美酒大闸蟹,吱吱咪咪到半夜”的宣传画,我看后有些心向往之。不过也就那么一想,我对螃蟹依旧不十分痴迷。但自看了那两句话之后,我开始留意起螃蟹来。


  真正把螃蟹吃出点滋味来,是在2012年。现在想起来那一年就是我开始喜欢螃蟹的元年。那年夏天在新加坡,我吃了几次著名的黑胡椒蟹,辣得过瘾。



  那年的九月份南方同学邀请我十一之后去江南品尝大闸蟹,筹划着一次螃蟹宴。我一开始是不热心,等国庆节回了趟万荣之后,干脆就一口回绝___吃大闸蟹何须舍近求远,我的家乡万荣,也有大闸蟹,并且品质一点也不次于阳澄湖的——最关键的是,吃的安心,不需要为吃蟹先练火眼金睛;虽不带指环,也绝无以次充好之嫌,保证个个货真价实。


  南方同学听了半信半疑,直追问我:北方也能养殖大闸蟹?你的家乡万荣不是以缺水著称么,怎么会养殖起大闸蟹呢?啧啧,一听就是先入为主,固守桔枳地理分界线没与时俱进的偏见者。


  放下电话我暗自发笑,其实那时候我也是刚刚眼见为实地品尝了万荣大闸蟹,唇齿留香间正余音绕梁再三回味呢。

 


  干万荣,干万荣,以前的确是以缺水著称。差不多十年前吧,运城的同事还打趣从省里回万荣探望丈母娘的某处长 :刚回来时衣着鲜亮人模狗样,两三天后头发成毡片,衣服皱褶缝里都是土,真不愧是黄土高原的干万荣,不缺土缺水呀!

 

  万荣笑话中关于缺水的经典段子不少,万荣笑话走出三晋大地后,干万荣也随之声名远播。 万荣守着黄河、汾河两条母亲河却自古以来就背上“干万荣”的名声,实在是造化弄人。 


  前几年聪明的万荣人发现,在黄河滩挖一米深就有清冽的地下水渗出,挖两米池子里就会有一米的地下水渗出。于是县里在开发黄河湿地公园——西滩时自然就想到了水产养殖。



  在那里有优质沙滩可以骑上沙滩摩托绝尘呼啸,也可以挥鞭骏马一骑绝尘,还可以驾驶摩托艇在黄河上冲浪,极目远眺则是麦浪滚滚。。。


  西滩寄托着万荣人关于因水著名的所有美景的想象,他们不由分说近乎武断地给西滩加上了“万荣瘦西湖、河东小江南、山西白洋淀、北方沙家浜、东方威尼斯”等并列形容词,给人一种由近及远驰骋国内外也毫不逊色的自信。


  我高中一同学早年在苏州发展,后来发现万荣是传统的农业大县,没有工业污染,西滩纯净的水质、温润的气候简直就是大闸蟹最理想的北方故乡嘛,于是从2011开始将大闸蟹就养殖在西滩。当然蟹苗是从千里之外的阳澄湖引进,属于根红苗正,异地养殖,曲径通幽,异曲同工。  

     


  2012年国庆节在运城跟几位同学小聚之前并不知道这些。那天凉菜上齐之后,牛同学告诉我,今天主吃大闸蟹——万荣的大闸蟹!就是那次试吃小聚,我第一次知道了西滩,知道了尚在深闺中养殖的万荣大闸蟹。


  那次的葡萄美酒大闸蟹都是运城特产。葡萄酒产自著名的葡萄之乡夏县,大闸蟹产自笑话王国万荣县。牛同学因为夫人是上海人,耳濡目染间就成了是吃蟹高手,对万荣大闸蟹也倍加赞赏,这严重勾起了我的好奇心。

 


  姜汁蘸料上来之后,刚出锅的大闸蟹端上桌来,看颜色鲜亮,非常新鲜。牛告诉我如何打开盖,如何浇上姜汁,很是内行。雷同学现场普及了家庭调制姜汁秘诀。宏林则慢悠悠说道,一会儿分别后每人一箱大闸蟹,回家慢慢品尝。


  他这些年在商海里遨游,却没有沾染商人的习气,真是难得。看他儒雅俊朗依旧,却是南蟹北上的开拓者,真正的第一个在万荣吃螃蟹的人。

 

  我以前吃蟹,没有耐心,就是那种掰、咬、啃、嚼、咽,平民吃法,想想真是暴殄天物,白瞎了美食,不过真要那样翘着兰花指,吱吱咪咪吃上大半夜,不会出现因吃蟹耗时过长而晕厥吧?我这样一问,遭到大家一致哄笑。



 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那次吃蟹,我还真品出些鲜美的滋味。那蟹黄与姜汁的完美融合,尤其是畷饮一口红酒之后,堪称鲜美,回味无穷。    

   

  当我有些劣性未改地用传统的平民吃法消灭掉一只大闸蟹之后,一抬头看见马姐姐还在很斯文地吱吱咪咪,决定立即整改,用文人吃法来礼遇盘子里这只肥美的大闸蟹,不这样怎能对得起宏林千里引进精品的美意。倘若日后向他人宣传起万荣的大闸蟹如何美味,一定要细节生动,绘声绘色才行。


  我一虚心,雷同学就很善诱,他细心地指点道,蟹心不能吃!啊呀呀,差距太大了,我原先根本就不知道蟹心位居何处,纯属于囫囵吞枣嘛!

   


  同学一行热热闹闹佐着葡萄酒品着干万荣养出来的大闸蟹,把酒言欢酣畅淋漓之后,我还真有些醉意朦胧。


  第二天回到龙城,我把带回来的那几只大闸蟹清蒸,在家自制了姜汁,边看电视边吱吱咪咪,觉得享受得很。


  那天吃完之后才想起,应该拍一些照片,勾一下南方同学的馋虫。不过装螃蟹的箱子设计也很出彩,很有诗意。


  圣母湖不是信口胡诌,著名的后土祠供奉着圣母娘娘。黄天后土,万荣的后土祠年年吸引无数叩寻根祖文化的全世界华人前来朝拜。

 

  从那以后,每年风起秋凉,我都会关注圣母湖的螃蟹,也再三邀请南方的同学来北方鉴赏西滩大闸蟹。后来发现,关注的不只是我,还有中央电视台。


  万荣的大闸蟹就是这样在吃过的忘不了总惦记,没吃过的看了央视的报道后跃跃欲试的口口相传中走进了省城、首都,甚至一路南下到一直对阳澄湖大闸蟹情有独钟的大上海的餐桌上。



  这几年西滩度假村声名鹊起,慕名前去的人不少,许多人就是冲着那里的蟹庄去的。

  据说文人雅士吃一只螃蟹在蟹八件的敲敲打打中能消磨两个小时,吃完之后将那些壳甲复原后还是一只完整的艺术品。


  我尽管只有一筷一勺,却也思谋着国庆长假里专门抽出一天时间来,翘起兰花指,斯文地礼遇一下家乡养殖的大闸蟹,吱吱咪咪中深度感受一下那种文人醉在菊黄蟹肥时节的滋味。

(来源: 云卷云舒中的李力)


☛  浏览更多本地时政新闻,请关注《运城日报》公众号。

长按二维码通过图片识别

☛  浏览更多本地新闻资讯,请登录”运城新闻“客户端。

长按二维码通过图片识别下载客户端

欢迎登录“运城新闻”客户端爆料
或拨打新闻热线:0359-2233366 


   ▍  本期责编:陈雁冰

♫欢迎分享到朋友圈!文章版权归运城日报社所有,请勿转载,侵权必究。

运城网信备案号 A00049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